杭州市政协委员把脉西湖高端会所转型
会所转型要面向大众让经济文化相融共生
2014年12月31日 11:11:48 星期三

    今年1月,杭州市毅然关停了西湖周边的全部30家高端会所,其中包括市民和游客耳熟能详的西湖会、抱青会馆等多家“名店”。

    将近一年时间过去了,这些会所现状如何?转型升级情况又如何?

    带着这些问题,市政协组织部分委员、专家学者专程对西湖景区高档经营场所的转型情况进行视察,并借助杭州电视台《我们圆桌会·政协视点》电视栏目平台开展座谈交流。

    会所转型要面向大众

    “最大的变化就是价格下来了”,这是委员们在走访西湖曲院风荷内一家高端会所转型为“开心茶馆”时听到次数最多的一句话。这家店旺季时每天就餐人数有500人次,推出的18元/杯的龙井茶颇受欢迎。游客对会所转型为大众餐饮,反响良好。

    “曲院风荷,‘曲’有酒的意思嘛,本身也包含吃饭的意思,里面有饭吃也是好的,让游客进来品尝杭帮菜,何乐而不为呢?”市政协委员肖鸣对一些高端会所转型为大众餐饮持赞成态度,他还举例说,“天外天”为杭州餐饮百年老字号,驰名中外,完全可以保留餐饮传统,向大众开放。

    “即使要做餐饮,也要做得有点品质”,杭州电视台《我们圆桌会》特约评论员王群力认为,曾经的高档会所,如今变成了大众消费场所,在向市民开放的同时,确实面临着消费档次下降、品位如何保持的新课题。

    “文娱生活文化生活,各方面都还可以再丰富一些,搞一些展览什么的”,一位多次来开心茶馆就餐的市民谈了自己的看法。这样看来,单一纯粹的餐饮似乎不足以满足市民和游客的需求。市政协委员张春霞建议,开心茶馆可以结合曲院风荷本身的文化和历史,一边做茶馆,一边做传统文化推广,特别是可以运用边上的西湖水系,增加一些水上观赏项目,效果会更好。开心茶馆负责人也表示,正在摸索引入文化项目,提升品位。

    杭州师范大学教授周少雄表示,无论从旅游休闲角度,还是从杭州风景旅游城市和西湖风景区定位来讲,餐饮是一定要有的。因为坐在风景中用餐的同时,还可以近距离地观赏理解杭州西湖的美,本身就是一个享受。游灵隐寺,看飞来峰,可别忘了还“山外有山,天外有天”。始建于1910年的“天外天”菜馆,坐落在灵隐寺飞来峰下,潺潺流水,古树参天,鸟语花香,让累了一天的游客在此就餐,岂不是别有一番风味?

    杭州市已经公布实施的《三十家高端经营场所业态转型规划》顺应了委员和市民游客的这种期待。转型规划中明确提到,“开心茶馆”可以设立大众消费的茶饮和零售,并结合文化展示和体验提升品位;“天外天”餐饮继续保留,满足大众消费的需求。

    讲述历史传承文化的湖上老屋

    “这些高端会所的转型像是在被动作答一篇作文题,并没有给人带来耳目一新的感觉,总觉得缺了点什么。”市政协委员程新杰如此直言目前高端会所的转型之路。

    到底缺了点什么呢?黄爱华委员的话一语中的:“立足西湖的文化景观太少了。”

    会所关停后,接下来,“西湖边的每家高端会所应该思考什么样的潜力是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就像明白什么价值是核心价值一样”,九届市政协委员金新表示。

    环湖高端会所,什么东西才能成为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呢?“那就要每个场所都不一样的”,市政协文史委原副主任王其煌认为,环湖高端会所每座房子背后都有说不完的故事,其转型后的经营模式应该多样,餐饮绝不是唯一的选择。

    比如北山街的会所,满满的都是文化元素,几乎每座房子背后都有说不完的故事,像抱青会馆这样的老房子,“做餐饮真是太可惜了”,肖鸣惋惜道,抱青别墅承载的历史信息相当丰富,仅在文化方面,抱青会馆就完全可以进行深入挖掘,引进一些文化元素,比如西博会的历史照片、欧洲文化景点油画、钢琴等的陈列展示,这样才与其历史文化的定位相吻合。

    “很多外国友人到杭州来冲着什么?是冲着西湖来的。”从事音乐教学研究的刘为明委员对抱青会馆的转型有自己的思考。他听到很多外国友人游完西湖后说,他们的普遍感受是西湖很美,但缺少文化内涵,听不到琴声,也听不到音乐。他就想,抱青会馆紧邻西湖,位置得天独厚,不妨考虑把欧洲的一些经典艺术文化放到这儿进行展示,比如钢琴、西洋音乐等。结合文化展示还可以搞一些培训,举办一些音乐沙龙等。“如果抱青别墅能够做成这样一个场所的话,静态的西湖就有一种动态的东西出来,无声的西湖就有有声的表现,整个西湖就会更有一种灵动性。”刘为明表示,这将是对西湖品位的一个有力提升,也可与其欧式风格交相辉映。

    “如果我是西湖风景区管委会的,我会跟你说,刘老师你在这儿可以展示,不能卖琴,你愿不愿意啊?”王群力调侃说。刘为民的回答也毫不犹豫:“这么好的地段,展示自己的作品,我愿意,当然愿意啊。”

    市政协委员钟丽萍分析,目前被关停的会所中,许多本就拥有得天独厚的位置优势,某些会所本身就是历史文化建筑。选择一些合适的会所,建立杭州“非遗”保护园区,整合“非遗”资源,既能推动“非遗”的传承保护,也能促进形成新的旅游资源点、文化集中点和经济增长点。

    黄爱华委员建议,利用这些会所,分批分类恢复和创建一批杭州历史文化名人纪念馆。如“江南会”原址为“先贤堂”,是祭祀杭州历代前贤的地方,最初建于宋代,原址在苏堤,但早已废弃。2002年后西湖西进,开始恢复西湖历史水域和历史建筑,“先贤堂”在三台山重建,成为一处介绍、展示杭州名人文化和纪念缅怀先贤的场所。“大宅门”是招贤寺旧址,全是木结构建筑,有火灾隐患,根本不适合搞餐饮,可以辟为“丰子恺纪念馆”。还可以利用西湖边的其他会所,建“湖畔诗社纪念馆”等。

    经济和文化,相融共生

    “转型提升后的高端会所,最终要以多样模式示人。”座谈中,市政协副主席叶鉴铭认为,西湖景区高档经营场所的下一步转型要实事求是,从实际出发,对不同类型场所的转型要进行分类指导,避免因规划不合理而留下遗憾。

    怎样才能避免留下遗憾?一言以蔽之,让市场发挥决定性作用,让经济、文化相融共生。会所转型要与西湖景区总体规划,与“美丽杭州”建设通盘考虑。

    市政协委员赖苇认为,会所转型应该坚持两个原则:一个原则是,要把公益放在首位,适当考虑一些经营性的东西。场馆遗址需要维护,就要花经费,不能完全靠政府来投入;另一个原则就是,转型要跟西湖的文化自然景观的业态提升巧妙结合,让更多的人能够在体会文化喜悦的同时,感受到自然景观带来的欢愉。

    “一讲到文化,好像经济就不能够继续发展了。一讲到经济,就要排斥文化。”周少雄反对将经济与文化对立起来的看法。他认为,在环湖高端会所转型过程中,要把会所所处的黄金地段和精美资源用好用足,探索经济效益和公益文化相融共生的发展模式。因为杭州的旅游发展,城市休闲经济文化的发展,都已经强调要城旅共建,产业融合。

    茶馆做好了可以传播茶文化,甚至钢琴销售做好了也可以传播音乐文化,王群力主张,引进更多的智慧资源来进行深度规划。不少经营者其实也是执着的文化传播者,实际上已经成为城市文化的传播者。“西湖会所转型可以首先给杭州人一次机会,打开大门,让五湖四海的能人来经营。”

    “这也正是关停会所的经营者应该具备的,也是他们急需的。”杭州西湖风景名胜区管委会副主任孙德荣道出了管理部门下一步的打算,并表示他们将在专家方案与会所经营者之间牵好线,搭好桥。

来源:人民政协报 作者:刘建华 编辑:徐欣然